Monthly Archives: June 2008

SOA笔记(3)

很多时候,我反感“套话”、“官话”、“口号”之类的,我把它叫做鸟语,意思就是不是人说的话。闲聊的时候,如果有人用总结性的语言或者书本上的语言和我说话,我都有以下几个反应: 1 这家伙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满嘴瞎说,说到哪算哪。 2 这家伙对这个一点都不懂,没有自己的观点和体会,为了掩饰这一点,只好引用“名言警句”了。 3 这家伙其实知道问题的核心在哪,不过为了某种目的,不告诉我,企图把我引向其他的方向。 我能理解这些方式。因为很多时候,我都是这么干的。 今天想阐述的是SOA实施方法论,对于上周的博文进行展开。很多都是论述,很枯燥,但不是上面的三种心态。因为没办法,套话绕不过去,总要有总结性发言才行,这样才能提升、升华。下次SOA笔记将结合证券行业的网上交易业务谈谈如何SOA化。(下面摘自我自己整理的《SOA在证券经纪业务行业的发展》一文) 2. SOA实施方法论 2.1 SOA概述 SOA:Service-Oriented Architecture,面向服务的体系结构。随着全球经济一体化的深入发展,敏捷的、不受限制的集成业务的需求已经成为关键的业务需求。企业希望能够实现集成企业内外的信息,同时又能够随时更新这样的集成。SOA通过应用组件和传输协议的松散耦合、服务的即时绑定,从而实现业务组件的虚拟化,造就一个虚拟的集成架构或者集成平台服务总线,使服务集成不受任何限制,可以同时集成.NET组件和J2EE组件,以及集成其他遗留系统的各种应用,从而使IT能够随着业务需求的变化而自由调整。 SOA的基本要素有: l 松散耦合:服务之间、业务组件和传输协议之间相互依赖程度比较低。 l 粗粒度:SOA服务的接口与编程API相比,要更接近用户的业务操作。 l 位置和传输协议透明:客户端通过服务总线访问服务组件,降低两者之间的关联程度。 SOA的基本技术有: l ESB,服务总线:实现传输协议和位置的解耦。 l SCA,服务组件架构:SOA编程模型,实现组件接口和传输协议解耦。 l SDO,服务数据对象:实现数据代码与业务代码的解耦。 l BPEL,业务流程语言,将服务组件集成起来创造新的业务模型。 2.2 SOA实施方法论 在SOA实施过程中,缺少方法论的支持,最终会形成杂乱的Web Services集合。引入方法论后,如同软件设计引入架构设计,对于构建完整的系统都有很大的帮助。 指导SOA实施方法论主要分为4个步骤: l SOA计划和监控:在业务和IT层面评估SOA的价值,规划SOA实施策略。 l 服务建模和架构设计:分析业务流程,设计服务模型和SOA架构。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1 Comment

果然不用洗直接睡了

国足发誓绝不垫背 南勇:在天津杀出一条血路 福拉多:国足士气已大幅提高 最强阵容死拼伊拉克 南勇归来掷地有声训国足:杀出两连胜 决不能垫底 谢亚龙:切不可自取灭亡 若连胜或成最牛的国家队 很多时候,口号是给自己壮胆用的。 说什么都没用,结果最大声。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知识管理杂谈

前几天和朋友喝茶的时候,聊起知识管理。朋友和我探讨如何开始知识管理。 我是这么看待知识管理的,它主要是做到一点: 将有用的业务知识由隐性知识转换为显性知识。 这样会带来几个问题: 1 哪些是业务知识? 嗯,帮忙咱们完成业务的知识都是业务知识。 2 哪些是有用的业务知识? 哦,要做业务过程梳理,俗称BPM。那些处于业务价值链上高价值的业务所用到的知识都是有用的。说穿了,就是挣钱或者省钱的业务知识都是有用的业务知识。 3 如何转换? 利用业务系统,将业务流程正规化、流程化,核心将过程文档化。要做这个业务,就必须填写一些文档。写写我们是怎么做的,风险在哪里,怎么管理的,总结得怎么样,等等。效果好不好到在其次,关键是开始。50%的知识转换,是一个不错的知识管理;80%的知识转换,是一个非常棒的知识管理。 4 知识管理系统在哪里? 要注意了,上面说的知识,都被文档化在各个业务系统中,并没有整合。知识管理系统,就起到路由、查找、聚合的功能,其实说穿了,就是一个入口。 知识管理系统一般要提供两个基本功能,Portal和搜索。Portal是聚合,搜索是查找。 在聚合和查找之上,就是路由,对应着是知识地图。hoho,road map啊。 5 知识管理系统如何建设? 嘿嘿,知识管理系统其实并不管理知识,它只管理知识地图,知识都分散在业务系统中。这是不是有点像SOA里面的Service Bus。可以这么说,知识管理系统最适合用SOA技术来进行建设。   刚看完中卡之战,为李玮峰说的话感到心酸。 “我们这一代已经结束了。中国足球还有未来一代,还有很多新的年轻球员,希望他们能够把后面的比赛打好。在我上场的所有的中国队比赛中,包括我自己也有做的不好的地方,但是对于我们来说,对于我们这些老队员来说再也没有机会了,非常感谢曾经批评过和鼓励关心过我的人。” “我们在心态的掌握上没有把握好。这支队伍非常年轻,但有的老队员有可能是最后一次参加这样的比赛。他们确实非常努力,但机会往往不是留给这些努力的人。” 痛苦的无语。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