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une 2005

“劳动-资本”比价?

一直以来,在中国的经济学家里面,对汪丁丁比较有好感。先摘录一篇如下: " 汪丁丁:政府失灵 "劳动-资本"比价被人为扭曲 2005年06月14日 10:56 汪丁丁       中国目前的经济政策及各地政府以“招商引资”为宗旨的社会发展政策,已经相当严重地压低了劳动和土地这两类要素的价格;劳动价格和土地价格,早就应当上涨却被维持在低水平上,由此而生的一系列后果,当然不能算作市场机制的过错。政府失灵,惟此而已。     许多年以前,在《各国竞争优势》一书中,波特尔警告过发展中国家经济政策的制定者:不要对廉价的本土资源抱有幻想,因为“要素驱动型发展阶段”很快就会消失,自然资源的优势,通常是转瞬即逝的。负责任的经济政策,应当鼓励本土经济尽快从要素驱动阶段进入到“资本驱动”和“创新驱动”的发展阶段。     今天,中国人口正在迅速“老龄化”早已是无可回避的事实了,我们的经济学家和政府领导人却仍然不愿意听取波特尔多年前的警告,不愿意尽快地把中国经济的增长方式从廉价劳动驱动转变为以教育和人力资本投入为主导的创新驱动。从大众媒体上,我们看到的,仍然是对从农村涌向城市的廉价劳力的乐观报道,是对外国政府抵制来自中国的劳动密集产品的不满情绪,是对劳动者自发要求增加工资的集体行动的漠视。     从“老板”的立场看工资问题,如这里报道的,以工人总数5000人计算,每人每月增加微不足道的100元工资,就相当于每年从企业利润中减去600万元。事实上,许多浙江民营企业的老板都表示过,他们的企业无法忍受劳动者工资的任何轻微上涨。仅此一视角,已经充分反映了目前经济增长的极端脆弱的性质。     冷静的分析,永远比任何调动了国民情绪的狂热鼓噪更有价值。改革开放以来,教育和医疗这两大部门的绩效的和制度的失败,正把严重后果带到其余各部门里面来。概括地说,就是人力资本投资和积累的严重不足。这一严重缺失迟早将导致经济发展的所谓“人力资本瓶颈”——该瓶颈曾经阻碍了世界上其他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发展。或许,韩国是惟一的例外。     我们应看看身边发生了什么:今天,我们随意走进杭州武林路一家服装店里,买一件中国制造的“名牌”女上衣,价格适当,但肯定不廉价,例如,80元。与去年或前年同期比较,不难发现,这件上衣的内侧多了不少“线头”,店家觉得顾客可以自己剪掉,可是顾客觉得既然是“名牌”,就应当制作精细。同样的细节问题,在上海襄阳路的“秀水街”,我们看到的更多也更严重。例如,经过讨价还价,以每件50元买来两件“Tommy Hilfigure”套头衫,你会发现,它们不仅不是纯棉的,而且长度比标签上写的短了大约一寸。     以上观察说明了什么问题?首先,在我们身边,同期可比的劳动密集型商品的价格,显然有大幅上涨;其次,这些商品的质量,典型如食品和服装,似乎呈下降趋势。这说明用以生产这些商品的劳动要素,缺乏足够的人力资本含量。当然,众所周知,以单位人口大学毕业生或单位人口工程师等统计指标衡量,中国经济的人力资本密度是逐年增加的。可是,如卡尔多在半个世纪前指出的,所谓“技术进步”,真实地说就是千百万劳动者在他们各自的生产环节上从事的每日每时的质量改善。     千百万劳动者在各自的生产环节上时刻改善着产品质量?——谈何容易!一家据说掌握了世界市场70%订单的制造充电电池的民营企业,引为自豪的技术特征是什么呢?是它把日本人的自动化流水线按照分工的细节,划分为可以由数百名排列成流水线的劳动者完成的作业程序。若干年前,这家企业雇佣大批廉价劳动要素,可以从日本企业手中抢到大批的订单;今天,它当然难以承受哪怕每位工人每月增加100元工资的要求。可是,劳动者是能动的,在低工资条件下,他们可以降低劳动努力的投入水平。教科书经济学里所谓“真实劳动”的投入不足,在真实世界里对应于下列两类现象:(1)资本要素的闲置水平上升,表现为生产能力利用不充分,虽然表面上看,机器仍在运转;(2)产品的质量的下降,或质量改善缓慢。虽然从表面看,同类产品的数量是增长的。     在上列两类短期后果之外,还有一类长期后果更为严重,那就是人力资本增长速度将被过低的工资水平所压抑。教育——正规学校的和在职培训,和医疗,这两种服务的质量,由于其涉及的知识的性质,是难以在短期内得到提升的。所以,市场经济遇到人力资本瓶颈,短期内惟一的适应方式就是人力资本价格迅速上涨,给产业升级带来极大的困难。     事实上,中国目前的经济政策及各地政府以“招商引资”为宗旨的社会发展政策,已经相当严重地压低了劳动和土地这两类要素的价格。在这一点上,我承认,教科书经济学是正确的:要素价格的扭曲,通常是由政府行为造成的。比上述各类后果更为严重的是,我们各级政府的行为,由于普遍实行的“任期制”,由于市场经济的道德基础缺失,还由于无药可救的腐败,正在越来越“短期化”。以这种短期化的政府行为,欲纠正阻碍中国经济长期发展的要素价格的扭曲,实在是一件希望渺茫的事情。     作为这番感慨的结语,我想提醒我们的经济学家:真正自由的市场经济,从来都允许劳动者自发组织起来争取经济权益,故而从来都允许工资水平随经济增长而增长。劳动价格和土地价格,早就应当上涨却被维持在低水平上,由此而生的一系列后果,当然不能算作市场机制的过错。政府失灵,惟此而已。"   汪先生从市场的角度对政府提出了一些建议。 我试图从我的个人角度来看待这类事情,与汪先生有所不同。一个企业如何在日益增长的员工薪酬支出和企业盈利之间寻求一个相应的平衡,我想这是目前国内中小企业面临的一个不大不小的问题。如果解决的不好,很难避免公司内部员工的流动遗失,尤其是优秀员工的遗失。骨干员工在取得优异成绩的同时,企业如果无法给之相应的回报,(无论是哪个方面的原因),是很难会避免人才的遗失。 很难讲这是一个绝对的坏事情,员工的适度流动性同时也会促进企业的发展。一是企业盈利能力的提升。企业不盈利,人都走光了,还谈什么生存。二是企业正规化的发展。员工的高流动性,就要求公司通过规章制度制定一定的流程,将人的因素降到一定的程度,并将人所具有的知识经验沉淀下来。做到人走知识不走的地步。 不过这两点其实挺难做到的,最好还是要留住关键的人才(key person)。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4 Comments

终于考完了

今天起个大早参加考试,到达考场的时候头都有点晕晕的。好在卷子发下来的时候,一刺激,头脑还是有点清醒了。考完之后,有点如释重负的感觉。剩下的作业就只剩下项目作业了,等把它交了之后,这个学期的课程就整个结束了。回家好好放松一下先。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2 Comments

种桃子

今天又和boss聊了聊。主要是工作中遇到的事情,让我有点迷茫了。技术队伍一直没有稳定下来,同时想要做的事情一件也没有做成,有时候想想挺失落的,也许boss说的对,我这个人有点急于求成的心态,总想拿个桃子出来,而目前的情况是连桃树都没有种出来,桃子当然没有啦。我的优势是技术开发和实现,劣势是管理组织能力。有时候多关心一些技术的成果,就是想多发挥一下自己的长处。对其他方面的主动性反而不是很强。很难讲是对是错,不同的环境下有不同的要求。有时候如何平衡自己的优势和劣势,需要根据自我和环境的标准进行调整。下一步,需要对做事做管理的主动性提出一个更高的要求。 下午和wangcz聊了聊,提出借鉴开源软件的开发模式来提高生产率的问题,挺有参考意思的,我需要仔细想想。(如果这么做的话,很多方式、流程都需要发生很大的变化,并且对设计和监控能力提出更高的要求。) 目前一个突出的问题,技术团队如何构建和稳定?我想了想,这可能和下面几个因素有关:1 薪水,当初开发队伍为什么能稳定2到3年,就我个人而言,还是薪水报酬起了很大的因素。至少当初提供了一个比其他公司有竞争力的薪水,让我很少考虑换工作的事情。只有当基本生活得到保障以后,薪水才不是一个主要问题。2 所做的工作是否有挑战性,有挑战性的工作才会有乐趣,有了乐趣,才容易保持斗志。当然难度太高的工作反而没有乐趣,只会让人充满挫折感。 3 是否适合技术开发这个角色?(不过,这个问题其实很难讲,我曾经见过很多开发人员,对开发不是很感兴趣,但是还是在一段时间内很稳定地再做开发,无他,就是为了薪水而已。乐于做开发的人,由于薪水的问题,而不得不换工作。这种事情太多了。题外话) 只有把握和解决好了这几个问题,技术团队才会不断的稳定。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3 Comments

周二聚会

周二的时候,接到王老师的电话,约来聚一聚。我到的时候,老何已经到了。为了解决网路问题,我们又忙了半天。嘿嘿,其实主要是老何在那里忙来忙去的。不过,回来想想,我对网管这块了解的实在是太少,以后可以多注意一些这方面的技能培养,至少不用担心失业的问题,网管在哪个企业都是需要的。最近忙于复习考试,blog将不定时更新。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2 Comments